Jarny今天也很咸

我遭不住了啦 求老祖羡投喂_(:з」∠)_

奥德搞事计划第四棒

#是群里的大家都参与了的活动吖

#沙雕摸鱼预警(崩坏的崩坏3rd世界观)

#提前的圣诞节快落

【奥德】琪亚娜的圣诞观察日记

我正抱着我最爱的香草冰激凌坐在大姨妈房间的会客室沙发上,准确来说不只是我,大家基本都在,除了班长昨天好像又接到了总部直接发给她的任务这两天并不在圣芙蕾雅学园(但按照她走之前的说法,她本人一定能赶在平安夜也就是今天晚上之前回来。)

我们学园由于种种原因,比如要抗击崩坏、要进行野外训练等等,其实经常会有这类我们和大姨妈一起聚会的机会(理解起来可能有点困难,但大概就是“大家都这么累了,一起玩一玩开心一下吧”这种摸鱼的意思)但是像今天一样的聚会……其实之前并没有发生过。

怎么说呢,自从我还挺小的时候奥托叔叔把大姨妈从极东支部哄回天命总部并试图给她套上戒指之后,我印象中的他俩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吵架冷战过的。这里要说明奥托叔叔总是被大姨妈扔到客房睡觉完全是出于他们俩的情趣,和冷战无关。

但是已经有好几天没有闻到过狗粮的气味了,当然,这并不能说明我八卦,我是关心我的大姨妈!这是爱!是爱啊!而且平安夜这么重要的时候,大姨妈没有回天命还让人可以接受,奥托叔叔没有来圣芙蕾雅学园就显得颇为怪异。

“布洛妮娅要指出笨亚娜这样的行为是在探听学园长的个人隐私,这是令人不齿的行为……”坐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监听(偷听?窃听?)大姨妈聊天内容的布洛尼亚这样指责我。

她怎么能说得这么正直?明明是她提供的方案设备!

当然这只是想想……要是我真的反驳了,下次再找布洛尼亚求作业答案的时候一定会吃上一番苦头,所以我选择……忍气吞声继续听。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怎么做得到一边生气以至于冷战,一边又淡定成这样在这里打游戏……我的傻德丽莎啊,明明戒指你早就收下了却从来都没有见你带过,你也知道奥托早就放下卡莲了,为什么要现在在这件事情里纠结呢……”

现在说话的姬子阿姐,由于一些我都说不清楚也搞不明白的事情,姬子阿姐和我大姨妈的关系非常好,大概是好到奥托叔叔有时候都很嫉妒的地步。

“不,我从来没有因为卡莲的事情介意过,至少,从我愿意回总部的时候就已经不在意了……”

你说别的关系好的俩人在一起借酒浇愁聊心里事的时候还会装模做样的面对面或者肩并肩的坐在吧台旁或者沙发上,我大姨妈倒是不愧对她游戏宅的名号,依旧拿着手柄在打崩崩崩,旁边的姬子阿姐看起来就要称职很多,拿着香槟(由于是平安夜大姨妈特别允许)靠在沙发上看着大姨妈的游戏投影,还像是在思考人生——前提是她并不像现在这样嗜酒的情况下……

“那你是为什么,你不就是因为上周卡莲出任务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奥托紧急安排人救援而且带她撤离,但是几乎同时出事的在太平洋的女武神小队,奥托就没有投入救援,最后还是你赶去带她们小队撤离然后带来圣芙蕾雅收编修养么嗯?”

“不……”大姨妈并没有对姬子阿姐的言论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淡定地选择了重新开始,“我只是想不通,这么久过去了,奥托眼里人和人的差别怎么还是这么大呢……”投影上P3的姬子没有被月下的出场+蓄力砸飞,大姨妈毫不犹豫的又选择了重新开始,顺便又槽了一句“你看看这个记忆战场的姬子,绝对是我最不想打的boss了,太秃……”

投影上的月光刚一个光翼展开清掉了P1的姬子,姬子阿姐就像是接受不了大姨妈这样的态度似的抢走了她手里的手柄,一把将大姨妈捞到了自己怀里。

(也不愧我奥托叔叔总是嫉妒,大姨妈对姬子阿姐是真的好,而且每当这时候百合的气氛尤其浓厚!)

大姨妈被抢了手柄倒也不闹,就靠在姬子阿姐的怀里“你看啊,当初为了救卡莲他放出了一堆的崩坏兽让平民受苦,西伯利亚的时候他试图回收我,想把Ceci和西琳一起埋葬,现在当卡莲出事的时候,他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在他眼里,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就这么大么……”

“你呀……”姬子阿姐揉了揉大姨妈的发顶,叫旁边的女武神给大姨妈带了一杯苦瓜汁。

其实让我说的话,我觉得奥托叔叔也没做错什么,甚至这件事情放到别人身上连矛盾都不会闹出来,但当主角之一是大姨妈的时候,这件事就变得有点麻烦——某种意义上我的大姨妈确实具备着圣母属性,她一直想要所有人在这种时候到来的时候都得到公平的对待。更别提西伯利亚一战她虽然保护了我的妈妈却也留下了永久的噩梦……(再加上最重要的一点,虽然我的大姨妈不承认,但是卡莲前辈的事情,她说自己不在意,怎么可能嘛!)很多件事情揉在一起,让这次的矛盾变得格外的大……

我刚回过神来就发现布洛尼亚已经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会客厅里芽衣正喊着大家尝尝她刚刚烤好出炉的蛋糕,大姨妈的游戏投影上三色分身已经齐心协力的砍死了月光,正在对刚出场无敌的紫苑发起围攻,配合现在的氛围,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啊!太过分了!给我留一点啊你们!……”再怎么说不论是芽衣还是芽衣做的蛋糕都是我的最爱,我决定放弃对大姨妈的监听计划!

“我最最最爱的芽衣!我果然爱死你啦~”环住芽衣的脖子从背后抱住芽衣,鼻息之间全是芽衣的味道~还有芽衣做的蛋糕吃~这果然是天堂吧~啊,是芽衣,我死了!

 

 

 

————————————————————————————————————

当然由于连琪亚娜的监听也无法知道德丽莎的想法,所以其实在周四德丽莎和奥托开始冷战之后,德丽莎已经一个人纠结这件事情很久了。

她和奥托的事情,有时候真的纠结起来过于复杂,复制人和制作者、爷爷和孙女、差一点害死好友的人、喜欢的人……关系过多以至于德丽莎虽然在重新返回天命总部之后接受了来自奥托的戒指,但从来只是作为饰品挂在脖子上,奥托也从来没着急过,日子也就那么平平缓缓的过着,学园长会和主教撒娇、主教会在可以的范围内达成学园长的各种愿望、他们之间早就酝酿出了说不清的情感、学园长早就习惯了早晨会在主教的怀里醒来甚至是秋日早晨的晨间活动……这些都成为了习惯,可德丽莎迟迟没有带上由奥托送给她的,由魂钢制作的,那枚包含了许多意思的戒指。

“姬子,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甚至觉得这次的冷战完全是由我自己的无理取闹引起的,我也觉得他的有些认知可以以后再慢慢矫正,但我真的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伏在姬子怀里的德丽莎小小的一只,远远看上去甚至像一只可爱的白毛团子。

“唉,德丽莎啊,你有没有想过,如这个问题这么难以解决,你只要放手让它继续自己发展就好,至于说怎么和好……四十岁的成年人偶尔也可以给几百岁的老年人一些惊喜嘛……”

 

当晚,当穿着圣诞驯鹿衣服的芽衣被琪亚娜抱在怀里说着“美人只配强者拥有”的那句沙雕恶搞,姬子喝多了酒把身着执事服的符华认成英俊的waiter进而调戏,布洛尼亚和希儿黏在一起的时候,圣芙蕾雅里独独少了可爱的,会把自己称作TeRiri的学园长。

 

奥托从天命的平安夜酒会回到阿波卡利斯府邸的时候,先是有种淡淡的与节日不符的自嘲涌上心头,然后注意到了胡乱停在阿波卡利斯停机坪上的Helios,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的拆封圣诞礼物的那种感觉突然涌上来。

他设想过德丽莎回来的样子,但走进会客厅的时候,那和他想象的有点不同,德丽莎缩在里壁炉最近的那个单人沙发上睡着了,睡得不太沉,垂下的头一点一点的。阿波卡利斯还是用的老式壁炉,木料在火焰里被烧的哔啵作响,不稳定的火光映着德丽莎微微皱着眉的面庞,他有种久违的安定感。夜景很美,准确的说,雪景很美,美到他突然想要无理由的赞美平安夜的雪。

德丽莎,准确的说,他的德丽莎,他右手食指带着魂钢戒指的德丽莎,在壁炉边的沙发上睡着了。

其实德丽莎在一个人驾驶着Helios来阿波卡利斯宅邸的路上纠结了很久她该对奥托说些什么,她特意的穿着圣诞驯鹿服,还打算在奥托进门的时候,趁着他大吃一惊的时候问他:“戒指和我,你选哪一个?阿波卡利斯夫人如是提问道~”但,事与愿违的,睡着了。

她在奥托抱着她上楼梯的时候才模模糊糊的找回了意识,打了打哈欠,用还混沌着的脑子想了想,说了一句“奥托~平安夜快乐~”然后在奥托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打算继续睡。

奥托觉得够了,崩坏什么的暂时可以放一放,有德丽莎在怀里,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然后他用唇瓣贴了贴德丽莎睡得红润的小脸,“嗯,平安夜快乐,我亲爱的阿波卡利斯夫人……”



【德丽莎中心向,微奥德】单箭头?(2)

预警:是原作设定的世界线,不出意外可能会发刀!

          德丽莎有某种意义上的黑化

          卡莲是奥托很重要的人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的话,请)(顺便这章是很无聊的过渡章啦)


“但既然血液仍在我写字的手掌里奔流,你仍像我一样受着上帝的庇佑……?”当奥托放下手上的工作在天台上找到德丽莎的时候,他的女孩儿正靠在她最喜欢的扶手椅里,把书拉下,就露出一双掩不住笑意的眼睛看着他。

奥托挑起眉,把特意带给她的苦瓜汁放下,曲起食指轻轻的在德丽莎前额敲了一下,“我可不觉得我是个有这样爱好的作家,亲爱的德丽莎。”

然后被德丽莎躲开了。

她偏开头,然后快速的溜出去,面向阿波卡利斯花园,闭上眼睛,用仿若舞台剧的腔调开始“我正在想欧洲的野牛和天使,在想颜料持久的秘密,预言家的十四行诗,艺术的避难所。而这是你与我能共享的唯一的永恒,我的——卡莲·卡斯兰娜。”说完呼了一口气,然后转向他,“有么,其实我觉得还挺合适的,爷爷~”——甚至还俏皮的眨了眨眼。

奥托确实不认为自己和某个虚拟的作家有什么相似之处,不过若德丽莎执意要将他与卡莲间的纠缠与那个故事相比,倒也是未尝不可。且不说自从上次讨伐之后,他万事都顺着德丽莎,以至于自己都觉得过于宠溺。

 

自从讨伐帕凡提作战归来之后,奥托已经很久没有派德丽莎执行过任务了,虽然已经授予了A级女武神的头衔,也宣布了她将会成为阿波卡利斯的下一任家主。

确实这段时间德丽莎好像变得活泼调皮了些,更像一个同龄的孩子,而不是一个冰冷的复制人,虽然在她去天命浮空岛转了几圈熟悉了天命的基本运作之后,德丽莎表示自己还是在阿波卡利斯府邸休假比较好——“爷爷不会强迫我留在这里的吧?”

德丽莎抿了一口苦瓜汁,她明白的,那种包含在敬畏里的惧怕,对于天命的那些女武神而言,她是异类,是和崩坏无异的存在,任何一个会观察气氛的女武神都应该懂得对她敬而远之。

 

 

奥托在数据库里限制了她的权限,然而以卡莲在天命的知名度,德丽莎对自己是谁的复制人这件事再清楚不过,不过根据她异于常人的创后愈合速度来看,猜测是加入了高阶崩坏兽毗湿奴的基因。

基于此,以及奥托常日言谈里透露出的对卡莲的那种……细微的……挂念,德丽莎毫不怀疑自己这批实验体的原定目标是成功复制一样的卡莲,但可能在过程中出现了不可抗的因素或者是困难。至于她自己获名德丽莎的原因除了在A3系列的最终战斗中获胜、可能还与没对303痛下杀手有关——看里来颇为圣母,想要所有人在面对崩坏的时候都获得救赎,但那又怎么可能呢,德丽莎在查阅了卡莲相关的资料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为了复活已故的卡莲,不惜加入崩坏的部分么……

 

“爷爷,你应该去操心一下最近北美残余分部的事情啦,而不是在这里悠闲的下午茶!”德丽莎心满意足的抱着苦瓜汁,毫不留情的指出。

“唉?我还以为我的孙女儿会更希望我在这里陪她的……”然后奥托看了看她——正抱着苦瓜汁一脸满足,叹了口气,“好的我知道了,一会儿会让他们给你送苦瓜汁的……”然后揉了揉她的头。

“哇~最爱爷爷了~”德丽莎分了点神目送奥托离开,然后盯着自己手里的苦瓜汁。

她真的喜欢苦瓜么?不知道,既然奥托认为她喜欢,那么就是喜欢苦瓜也无妨。

按照奥托的心愿扮演一个可爱乖巧俏皮的孙女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她只想站在那个人的附近,偷偷看着他就好。

“而这是你与我能共享的唯一的永恒……”德丽莎又把书盖在脸上准备小憩一会儿——她和那个人,也会拥有永恒么……




——————————————————————————————

悄咪咪的问一下,还有人想看崩坏的崩坏3rd(又名大姨妈教你打崩崩崩)么,咩有的话我以后就不摸那个鱼leQAQ


【德丽莎中心向,微奥德】单箭头?(1)

预警:是原作设定的世界线,不出意外可能会发刀!

          德丽莎有某种意义上的黑化

          卡莲是奥托很重要的人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的话,请)


#

温柔……温柔是什么呢,为什么,迦梨会说我是一个,温柔的人……

她在回程的路上,侧腹快速愈合的伤口让她觉得疼得要死又昏昏沉沉的,但她还是不明白,温柔是什么呢……为什么他们都会,说她是个温柔的人……这就是温柔么,德丽莎想不通。那个让她叫爷爷的人也说她温柔,还说她,像卡莲。她没有对失败者赶尽杀绝,这一点,像那个女武神么,这说明她是一个合格的复制人么?

1

在德丽莎生命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战胜面前的“人”就是需要考虑的所有问题,她们面容相似,其中不少和她的基因修改都一般无二。

“唔,叫德丽莎好不好啊~”那个男人是这么说的,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只点了点头,然后那个男人笑了,“以后我就是你的爷爷啦,小德丽莎~”

开始的一段时间是在阿波卡利斯家的宅邸,奥托给予了德丽莎充分的自由,只每日都教她正常人类的举止礼仪,以及和崩坏兽实战训练。

受伤是在所难免的,德丽莎发现无论怎样,她受伤的时候奥托总是避免不了瞬间的慌乱——即使他心里十分清楚这样的伤不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甚至几乎可以做到立马愈合。虽然以她十分敏锐的观察可以发现这个瞬间在不断缩短。

直到她收集的数据足够的时候,在和熔岩帝王的一次对战里,寒冰十字架在计算中发生了落地点偏移,熔岩帝王快速转动的侧翼直接划开她的皮肉,她忍住疼痛偷偷瞄了一眼一定会在二楼天台观战的奥托,如她所料的一脸云淡风轻。

击杀岩溶帝王之后她靠在它的尸体上愈合伤口,那天其实天气很不错,傍晚残存的日光公平的洒在崩坏兽的身上,也没有平日里那么面目可憎的感觉。她甚至体会到了书上所说的那种欣喜——这件事最终的走向和她预测的一般无二,是一次合格的测算。

她只是很好奇,在奥托眼里,她是什么呢?可爱的实验体?唯一的孙女?还是卡莲的复制人?她很好奇……

阿波卡利斯家的宅邸很大,她可以在藏书里选上一本抱着,然后在宅邸里走上一整天,然后在睡不着的晚上坐在没人打扰的屋顶对着庭院里修剪的形状姣好的绿植发呆。


2

在女武神小队里准备讨伐帝王级崩坏兽之前,她看着自己的补给包,有一种发自内心想笑的感觉——不过是多喝过几次的苦瓜汁奥托就把它记了下来,当做她喜欢的东西放进了包里。

“会害怕么,我听说你还是第一次执行女武神任务,明明看起来还是个这么小的孩子……”也许女武神们对自己的生命都不太看在眼里,但是当迦梨发现主教派了这么小的孩子来执行崩坏兽的讨伐任务的时候还是会觉得一直以来被包在漠不关心里的心被狠狠的捶了一下。

“姐姐不用担心我的哦~德丽莎一点也不害怕的~”尤其是当她仔细回想了相关资料对犹大的誓约的记载的时候——奥托甚至给他可爱的复制人孙女装备上了卡莲使用过的,本应存放在天命武器库里永久沉睡的犹大的誓约。

 


3

讨伐任务不太顺利,为了防止迦梨小队伤亡,她自己的损伤有点大。天堂裁决蓄力的时候,她看着距自己1.5个闪避距离的帕凡提,脑海里闪过的全是和战斗无关的东西。

按照她的被动愈合速度,在不加速愈合的情况下,结束任务回到阿波卡利斯府邸的时候,伤口是无法完全愈合的。

那么,那个人对此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从来没有收集过这类数据,连她都对这种未知的事情抱有一定期待。他是会对她失望,还是会根本不注意这种正常的战斗消耗呢……

帕凡提上拱抛下的落冰越来越多了,还时常大范围的滚动,按照规律来看,它应当又要发动大范围的冰冻了……

之后她就站在帕凡提旁,看着天堂裁决的光矛一根根的穿过帕凡提的身体,连大范围的冰冻也一并打断。

好像没有崩坏能反应了,德丽莎观察了一会儿帕凡提的生命体征,想了想找回了伤员的自觉,背靠着它本就冰冷的死尸,缓缓恢复体力。当时被帕凡提影响的局部天气还没有恢复正常,小范围的下着雪,偶尔还会有落冰,她原本就比常人敏感的感知在常人所谓的冰天雪地里经受着严重的考验。不是很想立马回应迦梨她们的呼喊,放空的大脑在那一段时间里什么都不想做,但是她觉得这种在阿波卡利斯府邸从来都没见过的雪,其实挺好看的……当然,忽略她的伤口其实还在缓缓的往外渗血、她几乎感觉到自己的脱力、甚至有些意识恍惚的话。

虽然奥托从未提起过,但崩坏传来的熟悉的气息早就让德丽莎对自己的基因来源有所怀疑,不,不能说是怀疑,几乎就是确信了……

她偶尔也会好奇为什么自己要帮助奥托和人类一起肃清崩坏,“所以说啊,为什么呢……”并没有什么回答,雪依旧在下,迦梨她们试图对她进行救援,但那些都不是很重要了。


4

德丽莎在总部落地的时候坐着天命的特制轮椅,虽然她并不知道这对她的愈合有什么用。

余光瞟到奥托的衣角的时候,想要仰起头观察他的表情,“我好好的完成任务啦,是不是可以成为A级女武神了,爷爷……”话都没有说完就被奥托围在怀里,“什么都可以,好在你安全回来了,德丽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意识的恍惚以至于出现了幻觉,她甚至感觉奥托一贯性感的声线在微微颤抖,他呼出的热气就打在她的耳边,有种……前所未有的真实的感觉,好像生命里突然就有了些什么……

然后她用了点力气抬起手环抱住那个男人“嗯,爷爷,我安全回来了……”


【聊天体预警】这也是槽点满满的一周呢_(:з」∠)_

是这周份的沙雕摸鱼_(:з」∠)_

顺便补一下设定

摸鱼的众人还有其他的摸鱼身份啦( ˙˘˙ )

比如奥托和德丽莎同时是游戏区的up(或者说dalao?你们脑补晓姐姐和云喵就好)

温柔魅力太大岳母自然是 画手聚聚!不论是清水小甜饼还是成人向本子都有哦~setu绝对都色气满满(夏天她们去霓虹玩的时候月光下的Ceci太太心血来潮的去C94签售,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班长是在某次任务偶尔成了岳母的编辑,实际上岳母并不知道自己的编辑是谁

_(:3」∠❀)_

http://t.cn/Eyo36z4
【摸鱼沙雕点这里哦】

 

【一个简单粗暴的【挂人】】暴卡写手诺贝文学奖人名替换全文抄袭多篇fate圈同人

黑贞伯爵这篇 Cherry red 真的超喜欢_(:з」∠)_

月球极地cp有太太产粮真的是一件再开心不过的事情

抄袭这个行为真的是有恶心到我了


迷失域:

【挂人】





一句话总结:目前为止,暴卡写手 @诺贝 文学奖   共计复制粘贴四位作者的文章,照搬改动一位作者的段子,涉及CP包括毒液暴卡,加勒比诺贝,钢炼迈金,被抄CP包括Fate金枪、伯爵黑贞、言切,三国圈丕司马/叡懿,总数8篇,时间长达一年以上。





今天有位读者私信我 @诺贝 文学奖 (LOFTER主页多篇暴卡同人全文抄袭我的fate金枪同人 ,在经我们提醒后,该作者删除了抄袭我们的文章,但并没有向我道歉而是选择装死。接着我们发现这位作者还有一篇暴卡抄袭了另一位太太 @-Vixerunt 的fate伯爵黑贞并留在主页上尚未删除。也就是说,11月以来诺贝文学奖所写的四篇暴卡,没有一篇是自己原创






我们甚至不需要做调色盘,毕竟一眼就能看出是替换,这位抄袭者甚至连我们的解释和吐槽都一并照搬套用。具体对比如下(已删除文章提供图片外链):

毒液–暴卡《龙与玫瑰》发布时间2018-11
fate–金枪《龙与玫瑰》发布时间2017-2


毒液–暴卡《血与火》发布时间 2018-11
fate–金枪《血与火》发布时间2016-10


毒液–暴卡《Danse Macabre》发布时间2018-11
fate–金枪《Danse Macabre》发布时间2015-7-16


毒液–暴卡–性转 发布时间2018-11-28
fate–伯爵黑贞《cherry red》发布时间2018-9-22


除此之外,此人一篇诺贝《魔王的珍宝》(发布时间:2017-10)照搬我的金枪文《魔王的珍宝》(发布时间:2016-6)

一篇钢炼香评(发布时间:2018-1-31),完全照搬 @没有假期的杀手 《第五大道的巧克力蛋糕不小心配上玛格丽特》系列中写给言切的香评(发布时间:2017-11-10)。




在今晚挂人文章发布之后,评论中又发现一篇钢炼迈金《安慰剂。物理学。以及凋谢的花。》(发布时间:2018-04-04)完全照搬 @瘾 三国丕司马/叡懿文《安慰剂。物理学。以及凋谢的花》(发布时间:2018-3-29)


甚至连  @月球集散地 太太授权给我的原梗也一并替换了,倒是很细心啊?原来的版本在fate–金枪《Danse Macabre》的末尾







综上所述, @诺贝 文学奖  共计复制粘贴四位作者的文章,照搬改动一位作者的段子,涉及CP包括毒液暴卡,加勒比诺贝,钢炼迈金,总数8篇,时间长达一年以上。

另外

在有读者提出暴卡文的情境和人名好像连不上的时候,作者表示这是以前写的文改的




哦豁,我不记得自己梦游改文了。而且你替换不干净,人设对不上,当然不一样了!



诺贝文学奖不仅完全抄袭我的注释和吐槽还表示自己懒得编卡尔顿堕落的原因,fine,那是因为原文中迪卢木多有被背叛和黑化的人物背景,你当然没法在卡尔顿身上编出来


(这里的原文照搬了我的《Danse Macabre》结尾部分,因为是pwp所以没有上传图链)


 


顺便这位朋友还在2月份向我的小伙伴要小伙伴写给我的番外,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看来你一直在持续关注着我们的文章啊





你从2017年10月开始就在使用我们的文章,一直在关注我、V太太、瘾太太和杀手妹子,甚至还给伯爵黑贞家的V太太、三国圈瘾太太两篇被你直接拿走的文改了CP的文留过言






一年过去了,你没有一篇文章是自己的。




我认为,每一个写文起步的人都有模仿和借鉴的阶段,这是学习的必然过程。但是这位作者直接将我们的文字、剧情、设定全部照搬来获取他人的喜爱,这种行为我们无法容忍,完全无法容忍。诺贝文学奖在自己的简介里写,希望自己成为诺贝cp的文学奖得主,但是你的文章,就靠剽窃他人来得奖和获得赞美?别做美梦了小朋友,你需要先把脑子里的水和大肠杆菌一块甩出去。

对于暴卡及其他cp看到这里的各位朋友,很抱歉打扰了你们吃粮,因为我们不认为全文抄袭得来的作品值得得到大家的赞扬,所有人都不该被欺骗,否则如何对得起其他作者的辛勤劳动。也许会有人问抄袭者都把文章删了为什么还要挂?在经过一次提醒以后她依旧保留了其他未被发现的抄袭文章,也没有道歉,说明我们的宽容没有必要被浪费在这种人的身上,如果这次侥幸逃脱,下一次遭殃的又是哪个圈哪个无辜写手?下一个被欺骗的又是哪个圈的读者?

最后, @诺贝 文学奖 ,我和其他被剽窃的作者要求不高,请你转载这篇文章,并在你的主页公开道歉并打上tag置顶一周,私信每一位被抄袭作者道歉,删除你所有非原创的内容。不做的话,这篇我永远不会撤下,往后你每爬一个CP,我都会把tag加上,送你一个公开处刑。 


 



【琪芽】【奥德】好奇的琪亚娜对隔壁绿叔叔的观察日记(1)

是琪亚娜还小的时候发生的故事_(:з」∠)_
 可以和崩坏的崩坏3一起看,是类似前篇的东西
 琪亚娜视角的对芽衣犯花痴&被奥德塞狗粮
 又是无脑的沙雕摸鱼了٩( 'ω' )و 

————————————————————————————

老师说小孩子要养成写日记的好习惯,可是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尊敬的日记先生,您知道嘛?ヾ^_^♪

唔,没有得到回复唉……(╯-╰)/

那我就写写每天想不通的事情吧……

我还很小的时候,妈妈总是告诉我,她有个特别特别……特别好的朋友。

“比爸爸还要好嘛?”

被妈妈揉了揉头发然后抱在怀里“嗯,比爸爸还要好。”

“然后妈妈的好朋友现在在哪里呢?”

然后妈妈就会亲亲我的头顶,等上很久才继续“她啊,现在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好怪啊,妈妈的朋友,是谁呢,在哪里呢……*_*

 

1.

“我叫琪亚娜·卡斯兰娜,我家住在天命浮空岛上,我的papa是齐格飞···卡斯兰娜、麻麻是塞西莉亚········沙尼业特,你叫我琪亚娜就好啦~”我这样介绍道。

“唔,我是雷电芽衣,跟着爸爸的工作调动来到天命浮空岛,可能要在这里呆很久,请多多指教啦~”芽衣是这么回答我的。

是今天新交到的朋友雷电芽衣~芽衣她最好了~超喜欢芽衣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浮空岛上的小孩子特别少,而且大多数都看起来……并不想和我做朋友……QAQ妈妈说他们那么做只是出于“害怕”,那是一种“自我保护”,她说我以后一定能找到一个真正的朋友。

说实话,不太懂妈妈的意思……

啊!听见了按门铃的声音,一定是芽衣~妈妈说我可以请芽衣来家里玩,芽衣答应了~还说会带来自己做的小点心~一定很好吃!芽衣最好了~日记先生再见啦(◦ "̮ ◦)

 

 

2.

昨天和芽衣玩的超开心~芽衣做的曲奇真好吃!好喜欢芽衣~人们总是说要和喜欢的人一直在一起ヽ( ̄ω ̄( ̄ω ̄〃)ゝ好想一直和芽衣在一起吖~

芽衣昨天问我我家隔壁的房子看起来被打理的很好但为什么没看到有人住在里面。

这个问题嘛,我也很好奇,但我也不是很清楚,每次问妈妈的时候妈妈都不告诉我……

啊,是臭老爸喊我出去抓鱼啦,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打崩坏兽看上去更有意思一点但臭老爸只答应带我和芽衣去钓鱼sad

我一定要抓上来好多只鱼让芽衣夸我厉害~

PS:

呜呜呜(╥╯^╰╥)芽衣太厉害了,抓上来的鱼比我多QAQ

 

3.

妈妈今天看起来好高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果然,下午放学的时候妈妈来接我,告诉我家里来了个神迷的客人o(>ω<)o

“是可爱的小德丽莎哦,琪亚娜可要好好表现~”妈妈笑眯眯的对我说。

回到家里的时候,院子里的秋千上坐着一个我从没见过的人,但是……哇,,,,好可爱(*^-^*)萌翻啦~

“我是琪亚娜,是妈妈的女儿,你好可爱呀,是妈妈好朋友的女儿嘛?”我至今都觉得这是我做过最耻辱的一件事,然后小德丽莎,哦不,德丽莎阿姨就揉了揉我的脸“不哦,我可爱的小侄女,我是德丽莎哦~”我:“?????”谁也没告诉我妈妈最最最要好的朋友是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的这么可爱的样子嘛……

然后妈妈允许我在外面玩了一会儿就让我进书房写作业了……

不过我德丽莎阿姨真的超小只超可爱!长的好精致像玩偶一样!简直没有办法想象那就是我妈妈告诉我的那个“天命这几十年(?)以来武力值最高的女武神”

不过即使妈妈不让我听着她们聊天,我怎么可能收手嘛,当然是选了最适合偷听的位置开始偷听✧*。٩(^㉨^*)و✧*。

不过我家墙的隔音效果是真的好,我只能模糊的听到一点点……

 

“……不在……蕾雅继续躲着他啦,你明明那么多年都没有回过天……”

“躲着有什么用嘛,他都到圣芙蕾雅了,已经住了一个多月了,再说我本来也不是说不原谅他才去的极东,我只是不知道西伯利亚之后,该怎么面对他……”

“现在想好了?”

“没……差不多吧……还在纠结……”

“你回来就好了,琪亚娜都这么大了,我一直在好奇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嗯,不用担心了,我回来啦……“
……

 

然后那天的最后,眼睛红红的妈妈送走了脸红红的德丽莎阿姨,(貌似是一个绿绿的叔叔接走了)德丽莎阿姨告诉我无聊的时候可以去她家玩。

“就在隔壁哦琪亚娜酱~“

“好的好的,明天我可以带着我的好朋友一起去嘛?“

“当然可以了,怎么样都行……“然后她俯身把我抱在怀里,我其实不太理解这是为什么,但是她的怀抱好温暖啊QAQ

 

等我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刚刚忽略的事实——???隔壁?就是那个看起来精心打理却从来没有人住的那个屋子???哇??

(PS:我很好奇那个看起来绿绿的叔叔和德丽莎阿姨什么关系,妈妈只是用一种我也描述不好的笑容看了看我“那就要琪亚娜自己来发现啦~“这是什么回答嘛,我还是很好奇啊!!!

TBC

【可能会继续摸吧,毕竟德丽莎教你如何打崩崩崩(bushi)貌似真的没人看_(:з」∠)_强度党的哀伤.jpg

【奥德】崩坏的崩坏3rd(5) (战场摸鱼篇)

是自己战场打nacl和asb然后凹自闭的产物www

(我知道根本没有妹子想看战场但还是水一发)
 (黑心商人的脑洞感谢南伊♡)

虽然是沙雕摸鱼但还是求评论(╥╯^╰╥)

(应该会更新对话体的测试服摸鱼,迟一点等我缓缓T(;_;)T)

“怎么可能是我的问题呢?周二的时候姬子带着二年级生野外作业,谁知道就那么不凑巧的遇上了沉灵死侍……要我说也是这届学生的心理素质不太过关,然后混乱中就走散了,姬子联系我一起找学生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呢……”

德丽莎揉了揉基本已经吹干的头发,回到卧室里拖出1/3身高的吼美抱枕,打开客厅的投影和影像共享,拿着手柄等着游戏加载。

“嗯,对,所以这还影响到了周三的阿湿波,导致你只打到了……”奥托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德丽莎急急忙忙的打断“你,你不要说出来啊……我偶尔找个借口也不是不可以,再说了,我今晚凹一凹,把这两个分都凹出来不就好了嘛……唉……”

德丽莎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抱着吼美叹了口气,感觉头顶凉凉的——女王就先不说,阿湿波那个绝佳的角度,还要凹sp掉落。

“对,对,你明明都把周二安排成了公休日,却没想到野外作业出了问题,这怎么能怪世界第一可爱的德丽莎呢……”

德丽莎决定理智的忽略奥托这段话绝对在暗示她还按照自己的需求制订了圣芙蕾雅的公休……毕竟学园长的生活也不像看上去那么摸鱼,想要找到足够的,不影响日常生活的时间来玩崩坏3rd绝对需要工作做出一些微小的牺牲。

对,这是正当理由!德丽莎在心里又重复了一边才打开了记忆战场。不能和爷爷纠结公休这件事,不然到明天早上她也一定出不了分……

“其实我一直觉得战场该推出那种一键换装备的操作,不然每次都要在一堆圣痕里找适合的那一个真的好麻烦啊……”(比如她上次在和八重樱她们一起聊天一边打战场的时候最后发现锁错了泳装,最后是奥托打了好久才最后打出的顶分orz)

“鬼铠,虚无,古古,牛……啊在这里;圣女,2nd,特上,我最爱的Ceci,女王……”

德丽莎大概能猜到奥托正在看实验数据,或者正在数据库找什么文件,每过一段时间看看她凹分的共享图像给她点建议,但由于律化娜确实过于飘,说白了除了看装备就是看脸,其实也没什么直接的建议。

“啊!是暴击!这个律化娜居然没有到处乱飘!响指暴击了!希望这个大招一定要打完啊啊啊!是37888,我死了!”完美流程之后激动的喊了出来,然后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奥托的气息,转过身来把手柄举在额头前,从手柄下方瞄向奥托,“没,没有太大声吧,你怎么来圣芙蕾雅了,这段时间不是还挺忙的么……”

从奥托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手柄下方,德丽莎的眼神躲躲闪闪的瞄着自已,以及,红扑扑的脸颊……

“唔,我可爱的孙女那么久都不回家,爷爷也只好来极东支部亲自视察了啊,不欢迎吗?”

又是这样,爷爷最坏了!不过确实有一点点想他了,才没有很多,真的只有一点点哦!

 

奥托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德丽莎还在凹一炮战场。

“其实一波之后可以不用等,直接月光第二次闪避,黑鸭蓄力看脸打,31786我试过。”

德丽莎暂停了游戏抱起热牛奶靠在沙发上小口小口的抿“就是觉得这个阵容抢的难受,明明上女王我就能31893了,现在却在这里凹31786。”然后咬了咬杯子又作罢。

——典型的战场自闭型德丽莎,已经凹到了一种生无可恋的地步。

主教大人示意德丽莎给他让个座位,然后在德丽莎略显呆滞的表情下跨坐在她两侧把德丽莎抱进怀里。然后德丽莎才开始慢慢反应过来“唉唉唉?停一停,奥托你不要胡闹啦,我还在凹分唉!……”然后像小孩子一样被揉了揉发顶,奥托拿走了她的手柄并把下巴抵在她的发顶——然后开始凹阿湿波。

???谁来告诉她这是什么发展??天命主教大老远的来圣芙蕾雅抱着学园长打记忆战场???

德丽莎被抱着暖洋洋的,起初还有些僵硬不好意思,后来就自在的抱着自己的吼美看着奥托凹分,接下来,小脑袋像小鸡一样一点一点的——睡着了。

然后她是被奥托叫醒的,“学园长,连吼姆都是要求等价交易的,我可是著名的黑心商人,你看这31786……”奥托先是咬了咬她的耳垂,然后用暧昧的语气在她耳边轻声问她……

啊啊啊!这是犯规对吧!这绝对是犯规啊!

奥托看着德丽莎的耳尖渐渐变红,然后是脸颊和脖颈。整个过程怎么说呢……非常的富有层次感,然后一手搂肩一手抱腿的把她抱了起来,还不忘在她的耳边补上一句“所以说,我可爱的孙女,今天晚上给我准备了什么美味呢……”

“啊啊啊!!!你你你,我恐高啊!放我下来啊!……”

“抗议无效哦~我最爱的德丽莎~”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_(:з」∠)_

【奥德】崩坏的崩坏3rd(4)

【联动了fgo的摸鱼(虽然只有沙雕对话体里的一点点】
求评论 嘤嘤嘤QAQ_(:з」∠)_

(你以为天命众人在摸鱼的时候只会玩崩坏3rd嘛?其实她们还会玩fgo哒~)

 

按照琪亚娜的话来说就是“我大姨妈那个本质欧洲人在精准A池抽王尔德和阿芙洛狄忒居然频频沉船,已经沉到了让大姨妈自闭的地步……”如果问起有多么自闭的话得到的回答不外是“一般来说,四件毕业装,大姨妈只需要两发十连,就算稍微非一点,四发十连也一定会出齐,同时还会歪出池子里的血舞牛顿下泳装中牛顿幽色……像这次A池一样,十连全保底,保底全是王尔德中,简直见所未见……”

事实上对于德丽莎来说,前两个十连都只出了单件的王尔德中她还觉得挺正常的——欧习惯了偶尔非一非也能让某些仇欧舰长的心理得到一点点的缓解。但是当第四个十连还只是王尔德中保底的时候,她就有点慌了,按照概率来算,这件事情发生的概率也太小了吧?第十个十连还是王尔德中的时候,她侧着身子看了看旁边的奥托。

当时的奥托刚刚50了阿芙洛狄忒和王尔德一套,看到德丽莎投向自己手机的目光,貌似还有那么点皱着眉?“虽然确实也可以不用王尔德一套,但先满级放在仓库里总是没错的呀。”

然后他看见德丽莎把头又转了回去,又把她自己的手机往自己的那一侧收了收,然后又回头怨念的看了一眼自己。

饶是主教大人,也被德丽莎弄得摸不着头脑。这种时候德丽莎的反应应该是跟他讨论深渊战场配装,而不是用这么让他不解的表情看着他……不过这个表情,奥托总觉得自己见到过,但真让他说具体是什么时候见到的,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能说是,模模糊糊的有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在周二他把月轮打到SS换了丽塔的阵容的时候更加明显了,德丽莎端了杯苦瓜汁坐在他旁边看了一会儿“佐罗套?果然没用王尔德么?”“嗯,律神丽大概可以37760,我想试试……”然后德丽莎就端着苦瓜汁走了,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至于丽塔,对这件事情感触就更深了。周五下午,她按照主教的要求给德丽莎大人送烤糯米苦瓜鸡翅的时候,受到了德丽莎明显多于平常的注视,但德丽莎也一直没有说什么,所以她就没有对这件事情做出上报。但这种行为越来越严重,直到周三中午,她给在休伯利安号上执行任务的德丽莎送烤糯米苦瓜鸡翅的时候——

德丽莎先是鬼鬼祟祟的把她推进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在关门之前又仔细的四下看了看,让丽塔坐在她平时最喜欢的沙发上,忸怩了半天,问了一句“那个丽塔,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以请你对别人保密嘛?”然后又抢在她做出答复之前补了一句“我保证接下来这件事情和天命、崩坏半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你答应的话,我一定说服奥托,再也不让你送鸡翅过来了!”说完还把双手合在一起,非常诚恳的样子。

然后,好不容易才答应的丽塔就看到了自己面前的,精准补给A池和右上角的16000+水晶,德丽莎不断用眼神示意她“对,没错抽吧!”

……

企图玄学失败的德丽莎睡前抱着吼美抱枕失意体前屈,然后刚洗完澡的奥托回到卧室一边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一边看着她。

在游戏里,德丽莎总觉得奥托圣痕下位那种荷叶边衬衫和那种懒散的感觉挺撩人的,但她偏过头看到奥托没擦干的头发上滴下来的水从脖颈划过又流过锁骨……德丽莎能很清楚的听到自己吞口水的声音——众所周知(其实并不)奥托总是能把款式正常的睡袍穿出非常色气的感觉……

“听说你精准A池大沉船了?嗯?”

德丽莎完全有理由说她在这句话里完整的听出了奥托的不怀好意!尤其是最后那个上调的“嗯?”然后她做了在自己认知上完全正确的事情——把吼美抱枕向奥托用力摔过去,并把奥托赶出了卧室“爷爷说这么过分的话!去客房睡到反省好了为止啊啊啊啊!”

同期摸鱼聊天点这里

(后来奥托想起来,德丽莎那个眼神他见过,在德丽莎还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满心欢喜的给塞西莉亚做了烤曲奇,但被他误会是做给自己的然后吃掉了,之后德丽莎用那种眼神看过他几眼……但时间过于久远,德丽莎当时也过了很久才告诉他原因,他几乎也忘得差不多了)

———————————————————————————————————

是自己精准A沉船 艳后池也沉船的产物 我好惨啊呜呜呜QAQ

【奥德】崩坏的崩坏3rd(3)(微琳德 塞德)

是他们也玩崩崩崩的沙雕au脑洞_(:з」∠)_

主线被喂刀了,(不行我要沙雕回来)感觉女王性格还有点怪怪的,算了卜修了(逃

[以及非常厚脸皮的想要评论_(:з」∠)_]

        “不愧是西伯利亚,真冷啊……”德丽莎缩了缩脖子,毗湿奴的部分基因强化了她很多方面的能力,强化感知之后不好的地方就是对这种恶劣环境的适应降低了很多。说起来她好像接了一个消灭崩坏感染的任务,“原来长时间的低温会让机体的感知下降么,以后出任务的时候看来要注意一点……”,她日常极度敏感的感知下降到很低的水平,总感觉好像忘了些什么。重复的白雪映衬下,时间变得难以捕捉,明明走在正确的方向却感觉总在原地绕圈。

        “大姨妈,大姨妈你等等我啊……”

        怎么回事?琪亚娜明明只是B级女武神不应该和她被派遣到同一个任务的啊……

        “大姨妈你也太耍赖了吧,明明说好了我要是完成了这个任务就勾销我理论课的不及格的,结果却在我还没睡醒的时候就自己走了……”

         德丽莎站在原地等了她一下,等到琪亚娜追上自己,紧了紧她的衣领,揉了揉发顶,又给了个爆栗,然后转过身去继续赶路“辛苦了,我可爱的侄女琪亚娜,如果不是理论考试的成绩太差,根本不用来出这个任务,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怎么好好学习啊?”

“嘿嘿嘿嘿……知道啦,不就是好好学习嘛,本小姐出手,学习算得了什么嘛~不过,你对我还是真好啊,可爱的小女孩儿。”

        语调改变的那一瞬间,德丽莎感到背后传来的实质性的压迫感,良好的战斗素养让她立马试图转身,然后发现在高浓度的崩坏能的控制下已经动弹不得。

“看来,你没想到过可能在这里遇到我?真是意料之中的可爱反应啊……”

      (怎么会,她不是应该葬身在西伯利亚的第二次崩坏了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任务里……)

        “可怜的人类啊,你就真的认为,你们所谓的主教会甘心放弃研究律者这种大好的机会么……”

       所以有时候很多人觉得德丽莎是个心地善良的修女是很有原因的,当她听到西琳饱含暗示的讥讽的时候,心底先涌上来的是心疼,奥托因卡莲的死一直被崩坏折磨了五百年有余,而现在,他也依旧走不出来。心疼淡化之后她才来得及考虑到自己——什么嘛,说到底还是卡莲的替代品吧……

       西琳也是算好了时间让她想到这里,弯下腰凑到德丽莎耳边“即使这么长时间都过去了,即使你身上崩坏的气息越来越重,你还是不考虑投入我的怀抱么,可爱的小女孩啊。看看这怜悯的眼神,你不会还在想要给我救赎吧,可悲的人类,谁又曾给过你救赎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身冰冷,甚至还有点心悸,德丽莎从她惊醒并坐起的那一瞬间就知道她做了个梦,由白天看的第九章剧情引发的,没头没尾的。那种深刻的心悸的感觉,大概叫,害怕?

         想来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了,德丽莎披上大衣取了瓶苦瓜汁去屋顶开始发呆。

         德丽莎一直躲避着西伯利亚第二次崩坏的相关信息,她从来都不想考虑主教大人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决定回收她而打算让塞西莉亚继续苦战,她不想知道卡莲死后的五百多年里,奥托是以怎样的心态来对待牺牲……

        梦境里的西琳有一点确实说错了,德丽莎确实有那么一瞬间感到了救赎,就在第二次崩坏被镇压后,她感觉自己昏昏沉沉在培养罐里呆了不少时日,最后在天命总部她的房间里醒来之后,她像是疯了一样的冲到了塞西莉亚的房间,在门口遇到了齐格飞“呦,小德丽莎终于醒啦,动静小点哦,母女俩还在睡……”

        她敢肯定齐格飞当时目睹了她用发颤的手轻轻推开门,伸了伸手又缩回来,然后迅速关上门瘫坐在地嚎啕大哭的样子。

        她并不是感到委屈或者痛苦,只是情感杂乱的纠缠在一起爆炸而她需要一种冷静下来的办法,反倒是齐格飞被突如其来的大哭吓到,抓耳挠腮的思考该怎么安慰德丽莎这个看起来只有12岁的成年人。

         当时塞西莉亚抱着小小的琪亚娜睡得很沉,清晨的阳光透过厚重窗帘形成的丁达尔光路还没接触到床。但塞西莉亚就那么活生生的睡在那里。那一刻,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救赎。

        之后奥托在她的申请下允许她到极东支部建立了圣芙蕾雅学园,她想要让以后的女武神都学会珍视自己的生命,不把那当做对抗崩坏过程中的必须一次性消费品。

——————————————————————————————
       
         现在的情况是,德丽莎正恶狠狠的盯着桌上的烤糯米苦瓜鸡翅,然后大大的叹了一口气“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我们正在外出执行任务吧,丽塔每天黑着脸雷打不动的给我送烤糯米苦瓜鸡翅,你知道姬子和琪亚娜现在都用什么眼神看我嘛?!连爱酱都损我说‘休伯利安上到处都飘着恋爱的酸臭气息,以学园长为首’你要是真的这么闲到可以每天抽时间给我做鸡翅,不如抽时间帮我把战场打了吧,不论是次深勿打姬子秃猫还是月神黑剑打沉灵都太秃了啊!我还没有出分肝都要报废啦嘤嘤嘤QAQ……”

        投影另一端的奥托就显得很从容“是谁在万圣节的时候让我每天给她做鸡翅来着,我怎么有点记不清了,我可是顶着丽塔怨气越发深重的眼神让她给某人送鸡翅的啊~再说了,游戏这种东西,要自己来才有意思嘛,我又怎么能代劳呢……”

        “呜呜呜,爷爷欺负人!……”

……

        门外本来来找德丽莎改理论测试成绩的琪亚娜刚听到奥托和她大姨妈开始聊天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而且奥托最后还是会帮她大姨妈把战场的BOSS打出分。

        但是马上就要11.11了,她一只不被芽衣承认的单身狗还是会觉得被大姨妈晒瞎了眼……

        于是她选择了——录音、上传至舰团群文件一气呵成“有时候也要把这种东西公之于众才能让大姨妈知道他俩是多么的破廉耻,本小姐果然还是这么的好心,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

        可是琪亚娜毕竟忘了德丽莎可以口球、飞机票、降理论课成绩警告,然后再慢悠悠的补上一句“权利真是让人迷失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