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rny今天也很咸

【奥德】崩坏的崩坏3rd(4)

【联动了fgo的摸鱼(虽然只有沙雕对话体里的一点点】
求评论 嘤嘤嘤QAQ_(:з」∠)_

(你以为天命众人在摸鱼的时候只会玩崩坏3rd嘛?其实她们还会玩fgo哒~)

 

按照琪亚娜的话来说就是“我大姨妈那个本质欧洲人在精准A池抽王尔德和阿芙洛狄忒居然频频沉船,已经沉到了让大姨妈自闭的地步……”如果问起有多么自闭的话得到的回答不外是“一般来说,四件毕业装,大姨妈只需要两发十连,就算稍微非一点,四发十连也一定会出齐,同时还会歪出池子里的血舞牛顿下泳装中牛顿幽色……像这次A池一样,十连全保底,保底全是王尔德中,简直见所未见……”

事实上对于德丽莎来说,前两个十连都只出了单件的王尔德中她还觉得挺正常的——欧习惯了偶尔非一非也能让某些仇欧舰长的心理得到一点点的缓解。但是当第四个十连还只是王尔德中保底的时候,她就有点慌了,按照概率来算,这件事情发生的概率也太小了吧?第十个十连还是王尔德中的时候,她侧着身子看了看旁边的奥托。

当时的奥托刚刚50了阿芙洛狄忒和王尔德一套,看到德丽莎投向自己手机的目光,貌似还有那么点皱着眉?“虽然确实也可以不用王尔德一套,但先满级放在仓库里总是没错的呀。”

然后他看见德丽莎把头又转了回去,又把她自己的手机往自己的那一侧收了收,然后又回头怨念的看了一眼自己。

饶是主教大人,也被德丽莎弄得摸不着头脑。这种时候德丽莎的反应应该是跟他讨论深渊战场配装,而不是用这么让他不解的表情看着他……不过这个表情,奥托总觉得自己见到过,但真让他说具体是什么时候见到的,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能说是,模模糊糊的有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在周二他把月轮打到SS换了丽塔的阵容的时候更加明显了,德丽莎端了杯苦瓜汁坐在他旁边看了一会儿“佐罗套?果然没用王尔德么?”“嗯,律神丽大概可以37760,我想试试……”然后德丽莎就端着苦瓜汁走了,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至于丽塔,对这件事情感触就更深了。周五下午,她按照主教的要求给德丽莎大人送烤糯米苦瓜鸡翅的时候,受到了德丽莎明显多于平常的注视,但德丽莎也一直没有说什么,所以她就没有对这件事情做出上报。但这种行为越来越严重,直到周三中午,她给在休伯利安号上执行任务的德丽莎送烤糯米苦瓜鸡翅的时候——

德丽莎先是鬼鬼祟祟的把她推进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在关门之前又仔细的四下看了看,让丽塔坐在她平时最喜欢的沙发上,忸怩了半天,问了一句“那个丽塔,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以请你对别人保密嘛?”然后又抢在她做出答复之前补了一句“我保证接下来这件事情和天命、崩坏半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你答应的话,我一定说服奥托,再也不让你送鸡翅过来了!”说完还把双手合在一起,非常诚恳的样子。

然后,好不容易才答应的丽塔就看到了自己面前的,精准补给A池和右上角的16000+水晶,德丽莎不断用眼神示意她“对,没错抽吧!”

……

企图玄学失败的德丽莎睡前抱着吼美抱枕失意体前屈,然后刚洗完澡的奥托回到卧室一边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一边看着她。

在游戏里,德丽莎总觉得奥托圣痕下位那种荷叶边衬衫和那种懒散的感觉挺撩人的,但她偏过头看到奥托没擦干的头发上滴下来的水从脖颈划过又流过锁骨……德丽莎能很清楚的听到自己吞口水的声音——众所周知(其实并不)奥托总是能把款式正常的睡袍穿出非常色气的感觉……

“听说你精准A池大沉船了?嗯?”

德丽莎完全有理由说她在这句话里完整的听出了奥托的不怀好意!尤其是最后那个上调的“嗯?”然后她做了在自己认知上完全正确的事情——把吼美抱枕向奥托用力摔过去,并把奥托赶出了卧室“爷爷说这么过分的话!去客房睡到反省好了为止啊啊啊啊!”

同期摸鱼聊天点这里

(后来奥托想起来,德丽莎那个眼神他见过,在德丽莎还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满心欢喜的给塞西莉亚做了烤曲奇,但被他误会是做给自己的然后吃掉了,之后德丽莎用那种眼神看过他几眼……但时间过于久远,德丽莎当时也过了很久才告诉他原因,他几乎也忘得差不多了)

———————————————————————————————————

是自己精准A沉船 艳后池也沉船的产物 我好惨啊呜呜呜QAQ

【奥德】崩坏的崩坏3rd(3)(微琳德 塞德)

是他们也玩崩崩崩的沙雕au脑洞_(:з」∠)_

主线被喂刀了,(不行我要沙雕回来)感觉女王性格还有点怪怪的,算了卜修了(逃

[以及非常厚脸皮的想要评论_(:з」∠)_]

        “不愧是西伯利亚,真冷啊……”德丽莎缩了缩脖子,毗湿奴的部分基因强化了她很多方面的能力,强化感知之后不好的地方就是对这种恶劣环境的适应降低了很多。说起来她好像接了一个消灭崩坏感染的任务,“原来长时间的低温会让机体的感知下降么,以后出任务的时候看来要注意一点……”,她日常极度敏感的感知下降到很低的水平,总感觉好像忘了些什么。重复的白雪映衬下,时间变得难以捕捉,明明走在正确的方向却感觉总在原地绕圈。

        “大姨妈,大姨妈你等等我啊……”

        怎么回事?琪亚娜明明只是B级女武神不应该和她被派遣到同一个任务的啊……

        “大姨妈你也太耍赖了吧,明明说好了我要是完成了这个任务就勾销我理论课的不及格的,结果却在我还没睡醒的时候就自己走了……”

         德丽莎站在原地等了她一下,等到琪亚娜追上自己,紧了紧她的衣领,揉了揉发顶,又给了个爆栗,然后转过身去继续赶路“辛苦了,我可爱的侄女琪亚娜,如果不是理论考试的成绩太差,根本不用来出这个任务,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怎么好好学习啊?”

“嘿嘿嘿嘿……知道啦,不就是好好学习嘛,本小姐出手,学习算得了什么嘛~不过,你对我还是真好啊,可爱的小女孩儿。”

        语调改变的那一瞬间,德丽莎感到背后传来的实质性的压迫感,良好的战斗素养让她立马试图转身,然后发现在高浓度的崩坏能的控制下已经动弹不得。

“看来,你没想到过可能在这里遇到我?真是意料之中的可爱反应啊……”

      (怎么会,她不是应该葬身在西伯利亚的第二次崩坏了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任务里……)

        “可怜的人类啊,你就真的认为,你们所谓的主教会甘心放弃研究律者这种大好的机会么……”

       所以有时候很多人觉得德丽莎是个心地善良的修女是很有原因的,当她听到西琳饱含暗示的讥讽的时候,心底先涌上来的是心疼,奥托因卡莲的死一直被崩坏折磨了五百年有余,而现在,他也依旧走不出来。心疼淡化之后她才来得及考虑到自己——什么嘛,说到底还是卡莲的替代品吧……

       西琳也是算好了时间让她想到这里,弯下腰凑到德丽莎耳边“即使这么长时间都过去了,即使你身上崩坏的气息越来越重,你还是不考虑投入我的怀抱么,可爱的小女孩啊。看看这怜悯的眼神,你不会还在想要给我救赎吧,可悲的人类,谁又曾给过你救赎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身冰冷,甚至还有点心悸,德丽莎从她惊醒并坐起的那一瞬间就知道她做了个梦,由白天看的第九章剧情引发的,没头没尾的。那种深刻的心悸的感觉,大概叫,害怕?

         想来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了,德丽莎披上大衣取了瓶苦瓜汁去屋顶开始发呆。

         德丽莎一直躲避着西伯利亚第二次崩坏的相关信息,她从来都不想考虑主教大人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决定回收她而打算让塞西莉亚继续苦战,她不想知道卡莲死后的五百多年里,奥托是以怎样的心态来对待牺牲……

        梦境里的西琳有一点确实说错了,德丽莎确实有那么一瞬间感到了救赎,就在第二次崩坏被镇压后,她感觉自己昏昏沉沉在培养罐里呆了不少时日,最后在天命总部她的房间里醒来之后,她像是疯了一样的冲到了塞西莉亚的房间,在门口遇到了齐格飞“呦,小德丽莎终于醒啦,动静小点哦,母女俩还在睡……”

        她敢肯定齐格飞当时目睹了她用发颤的手轻轻推开门,伸了伸手又缩回来,然后迅速关上门瘫坐在地嚎啕大哭的样子。

        她并不是感到委屈或者痛苦,只是情感杂乱的纠缠在一起爆炸而她需要一种冷静下来的办法,反倒是齐格飞被突如其来的大哭吓到,抓耳挠腮的思考该怎么安慰德丽莎这个看起来只有12岁的成年人。

         当时塞西莉亚抱着小小的琪亚娜睡得很沉,清晨的阳光透过厚重窗帘形成的丁达尔光路还没接触到床。但塞西莉亚就那么活生生的睡在那里。那一刻,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救赎。

        之后奥托在她的申请下允许她到极东支部建立了圣芙蕾雅学园,她想要让以后的女武神都学会珍视自己的生命,不把那当做对抗崩坏过程中的必须一次性消费品。

——————————————————————————————
       
         现在的情况是,德丽莎正恶狠狠的盯着桌上的烤糯米苦瓜鸡翅,然后大大的叹了一口气“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我们正在外出执行任务吧,丽塔每天黑着脸雷打不动的给我送烤糯米苦瓜鸡翅,你知道姬子和琪亚娜现在都用什么眼神看我嘛?!连爱酱都损我说‘休伯利安上到处都飘着恋爱的酸臭气息,以学园长为首’你要是真的这么闲到可以每天抽时间给我做鸡翅,不如抽时间帮我把战场打了吧,不论是次深勿打姬子秃猫还是月神黑剑打沉灵都太秃了啊!我还没有出分肝都要报废啦嘤嘤嘤QAQ……”

        投影另一端的奥托就显得很从容“是谁在万圣节的时候让我每天给她做鸡翅来着,我怎么有点记不清了,我可是顶着丽塔怨气越发深重的眼神让她给某人送鸡翅的啊~再说了,游戏这种东西,要自己来才有意思嘛,我又怎么能代劳呢……”

        “呜呜呜,爷爷欺负人!……”

……

        门外本来来找德丽莎改理论测试成绩的琪亚娜刚听到奥托和她大姨妈开始聊天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而且奥托最后还是会帮她大姨妈把战场的BOSS打出分。

        但是马上就要11.11了,她一只不被芽衣承认的单身狗还是会觉得被大姨妈晒瞎了眼……

        于是她选择了——录音、上传至舰团群文件一气呵成“有时候也要把这种东西公之于众才能让大姨妈知道他俩是多么的破廉耻,本小姐果然还是这么的好心,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

        可是琪亚娜毕竟忘了德丽莎可以口球、飞机票、降理论课成绩警告,然后再慢悠悠的补上一句“权利真是让人迷失自我~”

【奥德】崩坏的崩坏3rd(2)

Happy Halloween!万圣节快乐~紧急摸爆,我赶上了~(依旧是版本更新前的摸鱼小短篇

        话该怎么说来着……天命的主教总是在各种节日都显得很忙的样子——毕竟总得应付各家来参加宴会的人。但再怎么说,连万圣节都要被工作占掉,再怎么说也太难以令人相信了。但事实就是这样,在德丽莎自己还好好的做阿波卡利斯家的家主的时候,她也不得不面临这个挺麻烦的问题——在万圣节的时候和一群并不想见的老头子一起讨论所谓如何对抗崩坏。当然这并没有用,要是所谓的讨论就能对抗崩坏的话,那就早也不需要女武神的牺牲了。

        “……所以我们天命的大主教就因为这样的原因翘班了?你这样真的会让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摸鱼的人耶……”事实上,周年挑战赛最后在奥托的微微放水的情况下德丽莎以两期总分110384的微弱优势赢了奥托,然后结束了在阿波卡利斯家里做家主的摸鱼生活,回到圣芙蕾雅学院继续学园长的生活,她还是觉得这样的生活更适合自己。
         所以说主教大人应该是在本部好好呆着而不是找了个什么视察极东支部的理由来圣芙蕾雅。“……所以你有没有好好在听啊?很痒啊,不要舔我的脖子啦,难道你是吸血鬼嘛?”

        此时我们的学园长大人正在自己公寓的厨房做土豆泥鸡翅——上次琪亚娜逃课之后一直称赞她的鸡翅做的超好吃,并且扬言“啊,大姨妈,在万圣节派对这么开心的时候吃不到你做的土豆泥鸡翅我觉得会死掉的啊!!!!”虽然实打实的跳起来给了她一个爆栗,但德丽莎觉得偶尔也要满足一下侄女的小小愿望——尤其是她在近两次的理论测试里都成功及格了的情况下。

       锅里的鸡翅炸的差不多了,起锅,沥油,顺便取出烤箱里的鸡翅。“唔……我倒是没想到你还会做除了苦瓜之外的东西,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德丽莎摆的差不多了,在多做的那一部分里加了少许蛋黄酱,又抽了一双筷子拿在手里“哼,我也不是什么都需要你教哒,我亲爱的爷爷~”然后端着鸡翅爬到奥托的腿上坐好,“尝尝?”

        说实话奥托还真的没办法拒绝这样的德丽莎,自己往沙发上靠了靠又把手环上她幼儿体型的腰往自己的方向揽了揽防止她乱动掉下去,“其实你每次喊爷爷我都觉得像是什么奇怪的羞耻play,我可爱的孙女……”

       好吧,比谁的脸皮厚德丽莎可从来都没赢过。

       “啊……”她把鸡翅稍微吹凉了一点然后开始给奥托投食,不得不说主教大人长的真的是很好看,以至于她偶尔也会盯着他发上一小会儿呆,特别是奥托看起来还挺像个温文尔雅的贵族……虽然在某些方面说起来也只是“看起来”而已……或许那些时候用“禽兽”来形容他更准确一点?

        在她发呆的这一小会儿,奥托仔细尝了尝,“以正常的标准来说……应该算挺好吃的,就是有点儿过甜了。”然后他就能看到德丽莎撇了撇嘴,“嘁,难道不是应该夸我能做成这样很不容易了么?下次不给你做了。”然后从他腿上爬下去,噔噔噔的跑上楼换衣服,“除了我还会有人这么尽心的给你做炸鸡吃嘛……你好好想想……”

        怎么说呢,还真是他一手宠出来的娇纵性格同时还有点儿碎碎叨叨的……像是一只猫,有时候懒懒的赖在你身边,有时候让你做着做那,有时候又很黏人。

        “……炸鸡就在你手边,肥宅快乐水也是,不够冰箱里还有,或者老年人要喝健康的蔬菜汁也榨好了在冰箱里,晚上的派对可能开的有点晚,你自己记得要早点睡,我会让丽塔提醒你的,不要看文件看得太迟,也别熬夜肝游戏……“德丽莎都走到了门口推开门,想了想“今晚卡莲也在,你当真不去见见老情人?”声音里那种恶作剧一般的语气都快压不住了,奥托也只好依着她的意思“唔,确实有点想见,但我的小情人大概不同意吧,真是伤脑筋呢。“

       这下隔着远远的距离都能听到德丽莎的笑声了“嗯,小情人觉得心情不错准备出门了。“

    ……
  
        “啊,为什么我在新版本里变成了姬子阿姨的专属boss啊!!我觉得很不公平!!!啊!!!姬子……姬子阿姐不要打我啊,好痛的,会找不到男朋友的啊!呜呜呜,芽衣安慰我……”德丽莎还没有开门就能听见琪亚娜的大吼,她这个侄女还真是……

        “Trick or treat?”敲门之后她这么问,”我闻到了炸土豆泥鸡翅的味道!一定是你!大姨……德丽拉?哇!月下太可爱了吧!我吹爆啊!“

        符合节日特点德丽莎特意换上了月下的衣服,不出意外进门之后看到了布洛尼亚的黄昏魔女和卡莲的南瓜猎手……

        “……反正还是好打的啦,你用冰樱试试,虽然不能跳段但是和打火机的分数不差多少啦,虽然不知道策划最后的调整会是什么样的,反正明天就版本更新,后天就可以抽爆啦~啊~芽衣你的苦瓜曲奇真的吼吼次啊~“

        ”大姨妈注意自己的发言啊!!!首先芽衣是我的,其次,本质欧洲人,你又要表演百连SS了对不对!最后,同时也算是最重要的一点,就算你没有抽到SSS奥托主教也绝对会给你氪到SSS的吧!啊啊啊啊!为什么这么欧洲的人又是我的大姨妈还是我的学园长还可以和主教一起秀恩爱啊!芽衣我需要妹汁来安慰啊~~~“

……

      反正每次的聚会总是这样的,八重樱和卡莲一定会喂绯玉丸一嘴的狗粮和烤肉;圣芙蕾雅的师生会聚在一起胡闹。这样的日子也挺好的。

       所以当聚会结束之后的半夜,德丽莎走出学生宿舍区,不出意外的看见主教大人的背影之后,放轻了脚步走到他身后,跳起来捂住他的眼睛“Trick or treat!”

        然后被奥托转身抱住“那么我的吸血鬼小姐想要什么呢……”

        德丽莎抱着他的脖子思考了两秒“那我要你以后做烤糯米苦瓜鸡翅给我吃~”

        奥托没回答她,先是给她披好大衣然后把她抱起来“那看起来丽塔有一段时间要抱怨任务是‘新鲜的鸡翅’了。”

        “哈哈哈,她绝对会气的暴跳的,哈哈哈……“

【奥德】崩坏的崩坏3rd(1)?

就是关于他们也玩崩崩崩的沙雕脑洞,大家都在的if,随缘摸鱼,背景……会慢慢摸出来的,大概会有下一篇吧_(:з」∠)_先摸着

         崩坏3rd开启,登舰电梯一路上升,舰桥大门打开,“Captain on the bridge”舰桥值班的女武神放的是才抽出时间并不是很久的空之律者。补给商店后勤终端28888战车碎片*2购入,打开置换空间看了看刷新出的六个圣痕,回到主菜单进入家园,金币领取,探险收队,挂上镜面的远征,前往宿舍戳了戳塞西莉娅的Q版小人,回到舰团,上交今日份的委托回收,在保税仓库挂好需要的时空构造体收取前一天的BOSS入侵奖励。最后戳开右上角那个二周年的logo,看着周年挑战赛自己的困兽得分,伸向困兽的手指动了动又缩回,最后直接把手柄扔到一边,自己躺倒在沙发上,一只手盖住眼睛,过了一会儿还是用力的跺脚,认命的捡回手柄,打开困兽开始凹分。

         通讯系统允许某通讯接入之后,德丽莎听到了某主教大人貌似心情不错的声音“怎么样德丽莎,今天还是这样的分数么”外放设备的良好音效让这听起来就像是贴在耳边的情话——虽然主教大人原本就是抱着类似的心态说出这样的话就是了。

        “啊拉啊拉你好烦,我在凹分你不要老是来烦我啦!”不出意外的听到那边传来奥托的轻笑。“真是的,天命的主教这么闲的么?不用做实验,不用和长老们开会,不用管今年北美支部有没有私下的小动作,反倒来这里关心我困兽打的怎么样了?要是这样我都可以思考像游戏里一样联合逆熵攻打天命的可行性了……啊!我的卡莲啊!!!”“嗯?阿波卡利斯家的家主,我记得我们讨论过关于你这么做然后成功的可能性?”德丽莎不得不感叹下总部的通讯设备是真的不错,她完全可以从奥托那个鼻音里脑补出我们的主教大人微微挑了下眉,然后装出一副有些苦恼的表情看自己……

         好吧,关于他们上次“讨论”这个问题的场景……睡前她向奥托提出了这个问题,奥托好好折腾了她一会儿,然后在她快睡着之前问她“你觉得会怎么样呢……”其实她当时挺舒服又暖洋洋的,努力睁了睁眼用基本已经是一团浆糊大脑思考了一下——她不会这么做。换句话说,这个假设不可能成立,奥托首先并不会允许事态发展到那个地步,退一万步,就算奥托真的像主线里那样错的离谱,她也不可能直接和逆熵联盟就那样莽到天命群岛——那和送死无异。但她太困了,她最终只是蹭了蹭奥托的脸,告诉他“你不会的。”然后缩了缩脖子就睡着了。

         啧,德丽莎懒得纠结这种问题,“我看主教大人今天倒是挺闲的,等会儿来我这儿的时候记得捎上曲奇和苦瓜汁,我磨了塞西莉娅好久她才答应给我做的……”之后奥托不听都知道她要对曲奇里的奶、糖和苦瓜汁比例做出说明——但其实它们在比例方面几乎是一样的,但德丽莎总是能精准的尝出哪一份属于塞西莉娅。“……所以为什么即使配方一样你们也做不出一样的曲奇呢,我也很烦恼的啊……啊啊啊!9228出分啦~那就先这样,等你来送曲奇我们再来讨论讨论关于到底是去哪里玩的问题……”

         德丽莎切断了通话,为什么一直要求塞西莉娅的曲奇……她很清楚,奥托也很清楚,现实生活中对抗崩坏的剧本和游戏里的剧情有个巨大的分叉点——她没有从西伯利亚撤离,按照当时的说法,她实现了某种程度上的暴走,由含有崩坏兽DNA的身体和犹大达到了某种共鸣,暂时成为了拟似律者,和塞西莉娅一起镇压了西琳。据说在她休克的那段时间里是天命的主教大人亲自进行的回收——关于这一点她其实并没有向奥托求证过,在她暴走之前,天命高层的决议确实是回收阿波卡利斯家家主德丽莎·阿波卡利斯,并向西伯利亚投放崩坏裂变导弹,也就是没有后面的变数的话,塞西莉娅确实是要独自葬身在西伯利亚。

         索性,那只是一种假设,而她,现在正在阿波卡利斯的府邸里思考怎么在周年挑战赛里凹分。



【天命舰团群】

……

[德丽莎时间第一可爱]TeRiri

啊!我我我,出分啦!

      【图片】(困兽9228)

[天命摸鱼舰长]Otto

9345

你什么时候改的我头衔

[德丽莎世界第一可爱]TeRiri

!!我有时候怀疑天命主教每天是在思考怎样对抗崩坏,还是怎样摸鱼打游戏……

[德丽莎世界第一可爱]TeRiri

嘿嘿,我昨晚睡前改的,让你不给我苦瓜糖

[我永远喜欢芽衣]Kiana

🐰子们tql 以及 前排出售狗粮

[今天的玫瑰有对象了么]Murata

“天命主教大人囚禁阿波卡利斯家主为哪般😏”

[宝贝月光的妈妈]Cecilia

9411了 

德丽莎,曲奇味道怎么样?

[最强女武神]Hyperion

爱酱:修复了岳母总出游戏最高分的bug

[我要发动一次nb的攻击]Siegfried

当年我就不该带她进那个游戏厅.jpg

[德丽莎世界第一可爱]TeRiri

收到了 超好吃~

另外Kiana你怎么回的这么快 是不是没有好好学习

[雷电爆裂]Mei

学园长不用担心,Kiana这段时间确实在试图好好学习

[我永远喜欢芽衣]Kiana

“试图”……芽衣你伤了我的心

[合金装甲布狼牙]Bronya

笨亚娜这次测验勉强及格,一定是改卷老师的问题

[这次的表现不够完美]符华

9411么……这次的表现不够完美

[天命最强女武神]Kallen

樱,等会带我打联机么

[让我想起了卡莲]Sakura

嗯,好

[大姐大姐]飞鱼丸

加我加我,我划水~

……

[德丽莎世界第一可爱]TeRiri

今天的天命舰团也一如既往的热闹呢

……

P1黑贞P2伯爵,放在一起看~水着,(完全可以脑长篇了啊!!)超~甜的啊!我吹爆!超爱他们

马上要开活动了,先来求波好友,术阶三拐都可以换,闪闪可以换弓凛,拉二可以换大姐姐,白枪可以换小恩,岳父可以换总司,安卓 ID是Jarny,萌新大佬都可以_(:з」∠)_

沉船沉的头疼 三单女朋友都不来我也没办法……有没有安卓B dalao收留下我  PY100,112,321,894 评论再放一遍

零点一单成果 预算内抽到闪闪 顺便感谢第二次来我迦的金方块红A   终于有月胜惹 开心(顺便求一波好友,CCC会抽lilith加成礼装应该不少 P3助战 py 100,112,321,894评论会再放,救救咸鱼吧_(:з」∠)_)